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战略

难怪美国政府帮它 高通游说开销足足高出博国乒三人禁赛通100倍

2018-08-23 21:07:09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15日早间消息,在博通开始对高通进行恶意收购之前,高通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让他们能够得到美国政府的支持,该公司的政府游说开销几乎是博通的100倍。

  美国联邦文件显示,2017年,高通的游说开销到达了830万美元,而博通仅仅花了8.5万美元。高通对美国政府展开游说的领域包括移民、国际贸易、税收和反垄断等,这些游说基金逐步累积了高通对华府的影响力。至于高通为了反对博通的收购而花费了多少游说资金,现在还不得而知。

  这份文件显示,高通每个季度的游说支出都在200万美元左右,而第四季度出现了小幅的增长,而博通正是在去年11月向高通发送了歹意收购要约。高通广泛的游说活动与博通形成了鲜明的比较,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博通希望获得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曾许诺将总部搬到美国。博通此举是为了让特朗普批准他们收购网络设备制造企业Brocade,但是这笔交易的范围远远小于对高通的收购。

  美国参议院约翰·科宁(John Cornyn)曾经支持了一个法案,该法案指出国家安全部门应该进一步限制被视为对国家有威胁的国外投资。今年2月,他曾致信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他在信中表示,博通试图在3月的股东大会上控制高通的董事会,而博通的这一做法应该遭到美国国外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

  CFIUS是一个对国外投资进行审查的机构,确保国外投资不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影响。3月1日,又有6位众议院议员致信姆努钦,他们同样指出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有可能会引发国家安全方面的风险。与此同时,科宁也继续对财政部进行施压,指出他的法案受到了两党的共同支持,因此CFIUS一定要对博通试图收购高通一事进行调查。

  仅仅数月以前,特朗普刚刚在白宫接见了博通CEO陈福阳(Hock Tan),在造访白宫期间,陈福阳宣布将把博通的总部从新加坡搬到美国,在此之后特朗普称博通是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

  就在CFIUS推迟了高通的股东大会之后,博通加快了他们的总部搬迁速度,因为在完成搬迁之后,博通将会成为一家美国企业,让CFIUS无权再对他们进行调查。但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陈福阳周一在五角大楼与美国政府官员进行了会面,希望能够解救这笔收购。但是仅仅数小时以后,特朗普就下达了禁止这笔交易的命令。

  彭博社的政府分析显示,自2014年以来,高通就是美国游说支出的大户,他们每个季度的游说开消都排在所有企业的前100名中,去年年底他们的游说政客的数量比前一年多了19人,其中有3人曾是国会成员。去年高通的游说支出超过了苹果、沃尔玛等企业。

  而博通去年的游说支出仅仅为8.5万美元,其中大部分都花在了来自德州奥斯汀的一名共和党战略家身上。去年10月这位共和党人被博通聘请,他也是去年第四季度博通唯一一位活跃的说客。另外文件还显示,为了在去年对知识产权纠纷进行游说,博通还聘请了另外一家企业的三名说客,但是总花费仅仅不到5000美元。在此之前,博通从2014年年中以来,从未向外部表露过任何联邦游说信息。

  虽然陈福阳的节俭让他取得了投资人的赞许,但是这一次他的节俭可能让他失去了华府的支持,从而付出来惨重的代价,博通的收购计划惨遭否决。然而也许游说无法帮助高通解决所有问题。目前高通还在面临着美国联邦贸易委员(FTC)的反垄断调查。FTC正在调查高通是不是在非法利用他们在手机芯片领域的实力,向其他公司收取高额的授权费。此前高通还受到了世界范围内其他国家政府的反垄断调查,导致他们缴纳了超过40亿美元的罚款。(月恒)

云集

云集

云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