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海外动态

可穿着科技拟定新时尚版图【资讯】

2019-03-05 00:12:34

电脑重塑了这个世界,改变了商业与文化的生态。眼下,科技已经变得更为普遍和流行,从办公室桌子、工厂地板上“爬”到人们日常穿戴的裙子、衬衫和配饰上。“可穿着”科技——虽然目前还算不上主流,但即将迎来它的辉煌时刻。

设计师找工作,不妨考虑三星集团

“科技已经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铺陈来开,它就像人类的第二大脑,”金门大学消费心理专家基特·亚若(Kir Yarrow)说,“不要质疑,它即将入侵时尚界。消费者对它的渴求与日俱增。”谈论“可穿着”科技,已经在科技界蔚然成风。从苹果公司到谷歌公司,科技行业精英们让时尚业后院起火,他们建立了一个独特的市场,一个可能成为“大趋势”的市场。正如时尚业内也在热议着3D打印技术——用3D打印机直接打印出三维的服饰。设计师艾利斯·范·荷本(Iris van Herpen)在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展示了3D打印的防水台高跟鞋,史蒂芬·琼斯(Stephen Jones)展示了3D打印的帽子,女明星蒂塔·范·缇丝(Dita Von Teese)穿着Shapeways公司制作的3D打印尼龙裙登上了数张报纸的头条。

当前,“可穿着”科技的商业空间还很小,但其潜力却无穷。Living in Digital Times的创始人罗宾·拉斯金(Robin Raskin)在一次科技会议上提道:“时装设计师们一度忽略了服装的制造层面,因为工厂的技术跟不上他们的前瞻。但我认为,大规模生产在未来会走向坟墓,3D打印技术已经引起了制造行业的重视。”目前,这项技术仍有局限。比如,Shapeways公司目前的3D打印机只有两款,可打印的材料限于陶瓷、银、塑料等30余种;一次打印只能使用一种材料,所以目前的3D打印机大多只用于配饰、手袋等小体积单品。

近日,纽约时装学院(FIT)举行了名为“异花授粉:时装与科技”的研讨会,讨论了隐形斗篷、自行车安全气囊头盔、实验室基因培植皮草等项目。BioCouture是一个致力于微生物培植服装面料的科技组织,总监苏珊妮·李(Suzanne Lee)说道:“我们最需要更新的是我们的思维方式。未来的技术将会令我们重新思考"我为什么穿衣服?"和"什么样的衣服能够表达我?"”

“真正的竞争介乎你和你的想象力之间,”咨询机构The Odyssey Network的创始人史蒂夫·查德斯(Steve Zades)说。“如今还有一个巨大的鸿沟横亘在已实现的科技和可消费的产品之间。从科技发明到架上产品,这需要一个团队高粘度地合作。”

查德斯还告诉与会的学生:“在未来五年里,产业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当你想着毕业后去哪家时装屋找工作时,不妨考虑一下三星集团。”

科技巨头的时尚计划

谷歌公司的免提式数字界面“谷歌眼镜”在Diane von Furstenberg的春夏时装秀上亮相,引发了时尚界一片哀嚎。谷歌的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参观了DVF春夏时装秀的后台,模特们都带着“谷歌眼镜”。布林说:“可穿着科技的目标是将人们和数字生活融合起来,而不是将他们从真实生活中赶出去。”

“这不仅关于科技,”布林说,“这是生活方式的变革。”对时代的共同预感促成了布林和戴安·冯·芙丝汀宝的合作。谷歌眼镜在与DVF的合作外,还与纽约时装周达成协议,用尽一切渠道推广他们的可穿着科技。

而苹果公司的CEO蒂姆·库克(Tim Cook)近来也对可穿着科技兴趣陡增,将之称为“具有无穷探索潜力的科技领域。”苹果更聘请YSL的前CEO保罗·迪维(Paul Deneve)。对于他的新职责,苹果方面讳莫如深,只提到他“可能会参与到某项特别的项目中”。观察家称此项目很有可能是“可穿着科技”。谷歌和苹果,这两间财力最雄厚,影响力最大,最具产业颠覆性的科技公司已将时尚业视为囊中之物。

与谷歌的眼镜战略不同,有传言称苹果正在开发一种“智能腕表”。“认为腕表才是真正有趣的地方。”库克曾说,“首先,你要说服人们智能腕表是如此不可思议,让人们充满佩戴的期望。”

当然,科技公司在时装设计上的悟性还有待提高。目前,他们合作的大多是运动品牌,比如Nike和Under Armour——Nike有了与手机同步的运动护腕,Under Armour有了袖子里有运动监视器的衬衫。过去,时尚也和科技业合作的模式是奢侈品品牌为数码产品设计外壳,比如Prada和Giorgio Armani分别为LG和三星做设计;后来则是时尚品牌掀起一股iPad和iPhone套壳的出品潮。

“时装设计师”再定义

“可穿着科技”有可能从根本改变“时装设计师”的定义。“从前是平面静态图案设计,现在是视频和动画设计,”伦敦CuteCircuit公司的创意总监弗兰切斯卡·罗斯拉(Francesca Rosella)说。她设计的LED灯裙已经有了买主,这条裙子用iPhone控制9000个LED灯,可以改变颜色和图案。视频图案设计可以从根本上颠覆时尚业,给予消费者更多自主权——她可以随心情变幻衣服的图案。

这个灯泡裙系列是可洗的。另外,CuteCircuit还发明了一款衬衫,可以记忆拥抱的感觉并用自带的传感器、制动器和蓝牙设备将这种拥抱感发送给其他穿着者。《时装科技》一书的作者苏熙·帕克扬(Syuzi Pakhchyan)说:“设计师要学会运用科技的语言。”她认为可穿着时装的潜力还没有完全释放:“今天的科技时装阐述的是未来10年到20年的普遍观点。届时,时装设计师对科技材料的运用已经毫无障碍。”

时装策展人艾玛·麦克立顿(Emma McClendon)认为“谷歌眼镜”向大众普及将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她举了一个例子,1960年代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设计了一款“蛋类包装纸裙子”,裙身的钻石印花图案用到了热处理的聚丙烯腈合成纤维(代纳尔),在当时引起充满好奇心的人们的围观。皮尔·卡丹也将同样的处理方法运用于裤子的打褶上。但到了1970年代,这种时装才成为市场上可销售的衣服。

北京定制竹炭衬衫

北京工作服定做

工作服厂家

北京定做领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